首页 - 优美文字 - 正文

所谓的一生一世不过是存放在心灵深处的一缕轻烟

日期:2020-9-14

『散文随笔』时光如白驹过隙,飘渺的思绪尚停留在江南唯美的春景中,流连的脚步正转辗在清香四溢的荷塘边,高远的天空下,似乎还能够听见那一串串嘹亮的鸽哨由远而近划破天际,极目远望,那些被无数文人墨客所赞赏,留下千古佳句的桂花雨刚刚洒落在秋深处,片片枫红杏黄仍似在枝头炫舞,时光,已由浅入深,在我们恋恋不舍的眸光里,顾自跃入了冬的门坎。

进入冬季,寒风肆虐,似乎越强劲越显它有威力,越狂暴越显得它有个性。寒潮一路狂卷,熟悉的风景在它的侵袭下悄然隐退,温暖的记忆也被寒风撕扯的支离破碎。而严冬的脚步却依然不管不顾,一个劲地往寒地里赶,接二连三南下的冷空气,就足以让万物于瑟瑟中呈萧条。

北风肃杀,强劲而凛冽。路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,金黄叶子的银杏树,在寒风强劲的攻势里迷失了方向,失控了一般地狂舞。那些曾经和它们一起装点过最美岁月的叶子,终究抵御不了寒风的侵袭,一脸的憔悴与疲惫。而寒风,依旧不肯有半点收敛,依旧恣意而张扬,在季节深处拼命放肆地吹,在强劲的风中,叶子形容枯槁,渐渐耷拉下脑袋,和着记忆与时光一起老去。

“何处合成愁,离人心上秋”。风中,写满了离别的哀痛,而寒风依旧不管不顾,象一位歇斯底里的怨妇,在冬的旷野里肆无忌惮地撒泼,那横冲直撞的蛮横,无一不昭示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拗。可怜的叶子,在风的淫威下,来不及和树做一次深情的拥抱,便被强行拽下枝头,再也做不回曾经的自己。泪眼迷蒙,身归何处?唯一能做的,便是听天由命,细数着伤痛与落寞,匍匐在地上,漫无目的地被狂风席卷。

无可奈何花落去。看着飘飘落叶,一些思绪被撩拨起,离愁别绪在霎间占满了心房。总觉得叶子的离去,是生命最沉痛的哀,写满了难以割舍的痛。还有什么比被放逐更令人伤?忧思在离愁中徒增,一下子,竟然想到了人生。风,便仿佛自心头吹过,倾刻间体会到了彻骨的寒。循着这份寒意,于季节深处回望,发现温婉的内心,早已不再是旧时模样,那些美丽的梦想,也早已随岁月远走,被记忆风干。幽居在心里的,是莫名的失落与惆怅,在里面盘根错节。

或许真的是老了。不得不承认,很多时候与回忆相伴,会从心里滋生出许多别样滋味,泛着涩涩的苦味。那是牵不住时光的手,却又很想要追赶上它脚步的怅然若失;那是握不住掌心的暖,却偏偏执意相迎无限期待的愁肠百结;那是站在繁华落尽的街头,看人潮涌动,看过客匆匆,在别人的故事里笑着流泪的心痛心酸。

许多时候,一些念想藏在心里,无人能诉;许多时候,一些思虑放在心里,无法言说;许多的话,也只能说给自己听。许多时候会莫名其妙触痛心底,就如悲秋的寒蝉,有顾影自怜的伤。不得不承认,笑容的背后,藏着深深的哀愁,倔强的背后,有着无言的伤悲。不得不承认,心深处,那美好的憧憬与向往,仍如坚韧的藤蔓,在心底攀爬,啃噬着自己的内心。

然而,毕竟时过境迁,内心的激情早已随夏日远走,纵使有许多的不甘与不舍,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意念,很快就会被现实击碎,被自我否定。因为苍凉的内心,已经懂得了理想与现实的距离,也明白了什么可为,什么不可为;因为时间已经将一切改变,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。你会发现,许多东西是命中注定,除了接受你别无选择;许多东西已然离去,不是你想找回来就能找回来,不是你想在,它就会在。

捡一枚落叶于掌心,顺着叶面上纵横交错的脉络,细细抚摸。从叶柄到叶尖,那条理清晰的纹路里,承载过多少生命的厚望?那细致紧密的脉络里,承载过多少心的希望?那一个个经风沐雨的日子,又刻画过多少成长的痕迹?而今,那些在脉络里依稀可辩的曾经过往,再也无从梳理,无法延伸。多少心酸付给了流水,多少心意还悬在枝头,而梦想已然跌落在现实的泥沼里,何处寻觅?

于夕阳西下之时,读纳兰容若的《浣溪纱》:“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”,心也为之一震。仿佛看到了三百年前那个才华横溢的痴情男子,在如血残阳下孑然独立的身影;仿佛看到了他紧蹙双眉,正泼墨挥毫,将满腔凄苦书于文字;仿佛看到了他内心深处无可名状的深深哀痛:“爱别离,求不得”。而同样的伤感,也仿佛照进自己的心里,如此真切,如此明了。

“我是人间惆怅客,断肠声里忆平生”。纵然衣食无忧,纵然外表光鲜,可是又有谁知道,那华丽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哀痛,无从悔恨……岁月,终究要被阻隔在时光之外,一如眼前这幅经了烟熏的山水画,终究是丢了色泽,老了容颜,只留下许多抹不去的痕迹,让你走不进,也回不去。

一直以为,岁月教会了自己许多东西,也慢慢学会了淡看年华。然而在这个寒冷的冬日,在梧桐叶一旋半转的风中,顾影自怜的自己,被风迷乱,忽然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,我知道,那是季节写下的不舍。心里,有一种莫名的思绪被点燃,在这个寒风萧瑟的夜晚,忽然无端地想起一些人,想起一些事,想起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这句话来。

很想,捡一枚落叶做成书签,让叶子的清香伴着书香,混合成生命中优雅的味道;很想,捡一枚落叶制成风景画,悬在岁月的枝头,让我抬头,就能看见那一抹枫红杏黄;很想,捡一枚落叶做成标本,留下一些永不消逝的东西,丰满单薄的记忆。很想,很想,将永恒书写,将隽永深种,然而,我去哪里寻找,那一枚枚飘零的落叶,那一句句风中的誓言?

不得不承认,时光无情,它一直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改变,改变着我们的人生,改变着我们的心境,也改变着周遭的一切。从最初的美丽温婉到现在的寂寞沧桑,从最初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心灰意冷,从充满幻想到无语问苍天,常常,连自己都觉得无法接受,然而,又如何?那些篆刻着的曾经,那些丢不下的曾经,那些改变了自己命运的曾经,早已走远,成为你心底的痛,你握不住的暖,再也拼凑不出完整的画面。

看着纷飞的落叶,终于明白,叶之飘零,迷乱的不只是人心,它平添的,是物是人非的伤;寒风肆虐,抽离的不只是身上的温度,它剥离的,是人心上寄予真情的暖。在岁月中穿行,不得不承认,那些刻骨铭心的红尘往事不过是苦乐年华清浅的一笔,所谓的一生一世,也不过是存放在心灵深处的一缕轻烟。

时光,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一件衣衫,不管华丽与否,不管结局如何,也不管你接不接受,都会穿在身上,在每一个触动心扉的日子,让你回味。抚今思昔,那密密麻麻的针脚,必定缀满孤寂,那经纬分明的丝线,也必定捻进忧伤。然而,终究还是会有一些东西在心里刻下印痕,就象这一季一季的花落花开,终究有一些期待会留给明年的春暖花开。那么,可否让我们在寒冬里翘首期盼,用时光去静候岁月花开?

愿时光,有最温情的一面,为我们缝制一件更为妥帖的衣衫,将美好缀进针脚,将情愫雕成心花,点缀在衣襟最上方;愿时光,有最温情的一面,让人生永如初见,让我们在瑟瑟寒风中,也能感知到岁月的温存;愿时光,有最温情的一面,能够有真情修补生命中的缺失,有温暖抵御寒潮的侵袭,安然渡过这个难熬的寒冬。(文/婉约)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ccdengbao.com/youmei/8777.html

继续浏览有关 的经典语录句子
Top